主页 > P翼生活 >男人变身秀(完结篇)‧热爱时尚开店打天下‧DIY男装剪洞打结 >

男人变身秀(完结篇)‧热爱时尚开店打天下‧DIY男装剪洞打结

  • P翼生活 | 2020-07-25 05:35:12 阅读量:39万+
男人变身秀(完结篇)‧热爱时尚开店打天下‧DIY男装剪洞打结三字头的郑伟元,是两家服饰店的老闆,推出自己设计的男装,但他并不想把自己塑造成时装设计师,而是想成为一名商人;四字头的谭少龙,最近开了间小店铺,售卖自己DIY的衣服,他用一把剪刀,替不起眼的衣服进行大改造。两位店主都非常热爱时尚,且异口同声地表示,他们都正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创业开店,对于现代年轻人而言,并不是一件难事,大家都存在着这样的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当老闆,经营一间民宿或咖啡店,脑筋转得快的还会顺便推销自己手工製造的饰品。但,创业开店这回事却不是在郑伟元人生的计划里,现年才31岁的他也从未想过自己到最后竟然会成为服装店的店主,而且还开设了两间店铺。首选志愿当造型师他热爱时尚,也儘可能从事相关行业,做过服装销售员,也当过助理时装设计师,如今开店售卖自己设计的衣服。“我自己算是很幸运,起码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去的十年,他都一直持续在服装业这行打拼。儘管在SML时尚设计学校读至一年半便辍学,没有一张完整的专业文凭或学历的他,却有幸到本地知名时装设计师吕例霓(Melinda Looi)底下工作。他原本只是担任助理设计师一职,后来才华受到吕例霓的青睐,一跃成为她旗下品牌MELL的男装设计师,一做就做了三年。以前,当他还很天真的时候,曾幻想跟国外着名时装设计师一起共事,直到自己真正接触这一行后,才发现“其实做设计师也不怎幺样。”时装设计师其实并不是郑伟元的首选志愿,他更想当的,是一名造型师,可是造型师需要很好的社交能力,以建立人脉,有时难免得戴着虚假的面具,他深知这是每一行的生存法则,所以到最后,他选择忠于自我,既不用再看他人的脸色,也无需去做不必要的应酬,那就是自己做老闆。颜色混搭穿出时尚随着型男时代的降临,有许多现代男性越来越讲求品味,追求潮流,对自身衣着打扮的要求越来越高,爱美的程度绝不输给天生爱美的女性。“本地很少特别的男装,我自己也很难买到衣服。”郑伟元说,男顾客一旦觉得服装风格适合,都很肯掏出荷包。至于为何只是设计男装,他解释,本地女装的选择太多,价位实在太低,卖不到好价钱,从前也很爱设计女装的他只好面对现实。作品不够大众化面临矛盾在服装设计方面,他目前遇到的矛盾就是作品并不大众化,纯粹只是他个人喜欢的风格。虽然他会留意最新的时尚流行元素和风格,但却不会刻意去模仿,而是进了脑后化为他设计的养分。除了注重颜色的搭配,他的风格其实很简单,就是与众不同,“别人穿甚幺我就不穿甚幺。”极度崇洋,对于时下流行的“韩流”有点“感冒”的他,正儘量寻求一个平衡点,希望自己的作品既能达致个人审美标準,又能符合市场考量。郑伟元的顾客群以25岁以上,到40岁左右为主,有40%是熟客,包括一些碰巧找上门来的旧顾客。“自己喜欢的东西一直在改变,也希望顾客可以跟着自己成长。”若顾客主动询问,他便会提供顾客在打扮方面一些意见,希望顾客可以学会藉由混搭,穿出属于自己的风格。“一般人认为买衣服只是为了扮美,并不很注重时尚感,也不了解当中的意义,其实衣着选择也代表了一个人对于生活的态度。”郑伟元透露,他曾有很大抱负,企图改变国人的想法,但现在的他对追求时尚的热诚早已减低了,“我没有想过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设计师,而是要成为一名商人。”他坦言,自己最大的目标就是要赚钱,不会因为追求艺术而亏钱。郑伟元香蕉店难觅帮手一开始,郑伟元是与两位朋友携手开设服饰店,一起经营了三年。“刚开始合作时是很开心的,但在生意上,再怎幺要好的朋友也都难免产生冲突。”他发现,自己与伙伴的经营理念渐行渐远,要求的东西也不一样,意见出现分歧,勉强合作下去不是办法,他便决定自立门户。郑伟元的服装店招牌挂着一条又大又黄的香蕉,店名就叫作BANANA,没有甚幺特别缘由,单纯只是因为他属猴,个人又爱吃香蕉。在时装这行一路走下来,他更加了解自己,坦承并不是一个容易相处的合作伙伴,更适合独立作业。难找车衣女工惟,纵使自己再怎幺能干,他近两年来也认清一件事实,“就算你做得再好,一个人做,单靠自己双手也是有限。“我可以开四五间店铺,但现在面对的问题就是很难请到帮手。”他指的是店员部份,因为无论他的设计多幺优秀,如果店员没有能力推销,那也是徒劳。郑伟元以设计男装为主,并到泰国、中国等地方入货,他认为进货始终不能假手于人,“甚幺都能教,但就是品味是很个人的。”此外,他遇到另一个人力问题,就是找不到车衣的工人,由于大多数工人都是上了年纪的女工,所以他的设计不能过于複杂,因此在设计方面得下特别多功夫――衣服的车工简单之外要达到他理想的效果。他庆幸自己虽然没办法包下一整间车衣工厂,但起码现在还可以找到人手。谭少龙一把利剪创新意当你经过谭少龙的服装店时,实在无法不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他的杰作。现年47岁的他,两个月前开了一间小小的店铺,专售他自己DIY的衣服。凑近来看,会发现店里架上许多衣服竟然都是坑坑洞洞的,好像二手旧衣,但破虽破,却破得有规律、有美感。“这是一种另类的设计手法,类似Grunge风格,带点摇滚、颓废的味道。”他向记者介绍,其身上套的黑色Polo恤的领口周围也被剪破无数个小洞。趁促销购便宜衣加工流行时尚往往与音乐文化脱不了关係,源自上世纪90年代西雅图的Grunge风格,由盛极一时的Nirvana主音歌手Kurt Cobain作为指标。他只重音乐表演的本质而不修边幅的穿着,在乐迷间引起迴响。一反80年代鲜豔的霓彩紧身衣与内搭裤或是麦当娜的马甲,Grunge乐手把髒髒旧旧的衣服套在身上,整个Live表演不换装,就是希望大家注重他们的音乐。而格子纹法兰绒是西雅图湿冷天气的必备品,因此白色T恤外罩格纹法兰绒,搭配褪色破烂的牛仔裤就是最常见的穿着。谭少龙透露,他会趁服装品牌大促销时,或到何清园等服装批发商去收购一些较便宜的衣服,再自己进行加工处理。一把利剪,就是他最主要的创作工具,只看他手法利落,一下子就在完整无缺的T恤上划破几个大洞。紧接着,他便利用串联、捆绑、打结手法,形成一交叉网状,将平平无奇的衣服换了一个新花样。他强调,在选购用来加工的衣服时,要特别注意布质的伸缩性。另外,这类DIY并不讲求工整性,因此他都不会起草,而是直接在衣服上动工,任由自己的灵感去发挥。刚开始,谭少龙还会将作品拿去洗涤,好让设计效果可以更自然些,没料到却招来一些顾客的反弹,作品反而被误以为是穿过的旧衣,所以现在的他便省略这步骤。除了剪洞外,他会运用不同颜色的毛线、钮扣、拉鍊、布碎作为DIY的材料,但他说,本地所能找到的配料很有限,他打算到国外去搜罗。谭少龙所设计服装的风格属非主流,效果确实稍嫌夸张,很引人注目,一般人对于这类衣服的接受度并不高。他坦承,家人和朋友对于他的杰作都不敢恭维,惟有在顾客身上找到认同。“大多数人都认为手工不值钱,以为我只是剪几个洞。”服饰店营业不到三个月,他表示生意不尽理想,顾客有老有少,以年轻学生居多,有人拿旧衣来给他改造,他也无任欢迎。他相信自己的杰作会有市场,只是销售情况不会太好太快。“现在衣服的售价很便宜,所以大家都只想着要买新衣,”他透露,自己身边有不少朋友就囤积一堆从未穿过的衣服,有些甚至连衣服标籤都没撕掉。/副刊‧报导:周岳翔‧2011.09.21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