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P翼生活 >自杀是疯狂,还是一种选择? >

自杀是疯狂,还是一种选择?

  • P翼生活 | 2020-08-01 08:21:57 阅读量:28万+

前纽约州立大学赛陆克斯健康科学中心精神病学荣誉教授,被认为是世界上对精神病学领域最着名的批评家,也是自由与责任议题出色的哲学家。

对人类以外的动物而言,生育与死亡是生物过程的偶发结果。但对人类而言,这些事时常是刻意的选择。最早的历史记录显示,古时人类就用杀婴来控制生育,用自杀来控制死亡。节育对正统犹太教与天主教而言是罪恶,但除了他们外,几乎其他所有人都认为不节育才是不负责任的。堕胎对大多数人而言仍是一种道德困境,杀婴被定义为谋杀,是法律所禁止的。只有在自杀的问题上,现代人有较满意的答案:现代人知道自杀是一种心理疾病的症状,除非「病人」是被医生「协助」自杀,不然,自杀就可算是对于疼痛的一种「治疗」。

读者可能会很惊讶,早在医学所谓的「精神科」存在之前,自杀就已从被称为「谋杀自己」的刑事罪行,转变成脑部疾病的一种症状,被称为「疯狂」(这免除了行为犯错)。在此简短说明其来由。在十五世纪,英国刑法结合了宗教与世俗,对于自杀者予以惩罚,十八世纪,英国伟大的法学家威廉.布莱克史东(William Blackstone)赞成这种发展,他曾做以下的描述:

因为自杀被当成双重罪行,违逆了上帝与君王,自杀者要被双重惩罚,遗体禁止葬在宗教墓园,世俗财产被没收缴纳王库。这种野蛮的报复,逐渐让英国负责判断所谓非自然死亡案件的法学家设法对受害者网开一面,不管是死者或活着的人。 

十八世纪的英国是世界上科技最进步、最繁荣、最有力量的国家。不让人意外地,英国人享有更多的个人自由,但也更大量地自杀,比世上其他地方都多。查阅「自杀」一词,英国牛津字典提供了例子:「一七四一年︙在一个阴沉郁闷的国家如我国,自杀者要比世上任何其他基督教国家更多。」但是,在十八世纪的英国,新的事物不应是阴郁,而是自由。

史上首次,英国人民开始认真考虑个人自由与财产拥有权的双重概念。文化气氛越来越人道,英国人在担任陪审团成员时,发现根据法律来惩罚自杀是件越来越让人无法接受的事。然而,要废除反对自杀的法律是难以想像的。统治者与人民都相信让自杀合法就像容许吸毒。

让疯狂成为有罪——也就是,让自杀「疯狂化」,把犯下此罪的人当成疯子——是最完美的解决之道。让英国人民能维持宗教上与法律上的反对自杀,同时,提供了具有同情心与似乎带有科学性与启发性的机制,让自杀者的家属免于遭受屈辱与经济上的惩罚。英国研究自杀的历史学者史波罗特(S. E. Sprott)描述这种发展:  

任何思考这个问题的人都会发现,在当事人死后判定自杀者的「心智」在犯下此罪时是不正常的,其实是在用法律手段来规避法律惩罚。布莱克史东看出这种藉口,并予以警告:

这个警告是徒劳无功的。法律认定陪审团的死后判定是一种对于人类心智事实的认定。照理说,逃避责任是不需要被鼓励的,然而,法律——这伟大的导师——在这里鼓励了这样的规避。宣判自杀者心智失常,形同法律打造了一个机制来逃避责任,加上医学专业的协助,把这种逃避包裹在医疗与科学中。结果,到了十九世纪的开端,美国的法律与大众已準备要相信这个最荒谬的谎言是一种医学事实:是疾病造成了自杀。  

最早有系统地研究法律与疯狂之间关係的文献出版于一八三八年,作者是以撒.雷(Isaac Ray),一位三十一岁的医生,在缅因州东港(Eastport)行医(当时是一个人口两千八百四十人的渔村)。雷是很博学的年轻人,但对于精神失常的人几乎毫无经验,不管是活人或死人。儘管如此,他很有信心地表示:

雷的结论是:「关于自杀,目前没有更重要的事实,除了与心智失常的关连可能导致自杀外。」早期的精神科医师认为自杀是需要他们专业的最好证明。法国医师艾斯奎罗(Esquirol)的看法很有参考性。他写道:

在过去一百五十年来,此类错误言论经常被重複,也被深入阐述,而今我们需要相当独立的心智,才能不再透过精神科的有色眼镜来看待自杀。正统思维要求我们把精神科医师当成自杀问题的专家。大众意见与精神科医学的专业标準亦认为精神科医师有责任防範病人自杀;他的同侪以专家身份做证,同时身兼法官兼陪审团,也会要求他为这种「不当死亡」负责。

事情完全不该是那样。大众意见、精神科的专业标準,以及要求我们接受精神科医师是「绝症」病人心理状态专家的法律,还有精神科医师必须负责区分哪些人患有「临床忧郁症」,因此不具有让医生协助自杀的「权利」,以及哪些人没有心理疾病,因此拥有前述的「权利」。这种种发展很让人担忧,其中的危险被心理健康与人权的流行言论所遮蔽。  

自杀没有什幺神祕需要解释。自杀只是一种方法,让我们可以把死亡从机率变成一种选择。就像我们在生命中的所有行动,结束生命的行动与医学无关,而与「灵魂」非常有关。本书虽然写于多年以前,詹姆斯.希尔曼这本令人深思的书可说是正逢其时。他没有用解释来摆脱自杀,而是协助读者更深入了解自杀。

注释
    布莱克史东(William Blackstone),《英国法律评注:公众的错误》(Commentaris on the Law of England: Of Public Wrongs [1752–65])(Boston: Beacon Press, 1962),211–12。传统上,尸体要被埋在十字路口,时常会有一根木棍刺穿心脏。这个方法被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提到:「让疯狂成为有罪,惊吓自由的人,混淆无知的人,迷惑眼睛与耳朵。」哈姆雷特,第二幕,第二景,547–50.史波罗特(Sprott, S. E.),《英国对于自杀的辩论:从多恩到休姆》(The English Debate on Suicide: From Donne to Hume )(Open Court Press, 1961),112。布莱克史东., op. cit.,212。雷(Ray, I.),《论医学对疯狂的法理学》(A Treatise on the Medical Jurisprudence of Insanity )[1838] ed. Winfred Overholser(Camblidge: Harvard UP, 1962)273–74。Ibid.,274。艾斯奎罗(Jean Etienne Dominique Esquirol),《心理疾病:论疯狂》(Mental Maladies: A Treatise on Insanity )[1838]。一八四五年英语版(New York: Hafner, 1965),281–312。
延伸阅读:强纳森法兰岑:我和华莱士的友谊故事,就是我爱着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自杀不只是一种科学分类,每个死亡都有其科学意义

书籍介绍

《自杀与灵魂:超越死亡禁忌,促动心灵转化》,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詹姆斯.希尔曼
译者:鲁宓

死亡禁忌令人迴避,自杀更是人们急欲遏止之罪恶。但荣格心理学大师詹姆斯‧希尔曼另闢蹊径,从「灵魂」观点出发,主张若能站在生死关口深度审视生命,将能看见灵魂转化的契机,照见生命更完满的可能。

当灵魂决定离开肉身开启另一段追寻,便是肉体死亡的时刻。死亡,象徵灵魂将跃入新的阶段,因此所有的死亡都可说是自杀。但问题是,为何灵魂想要在这个时间点,离开这个肉身?

这是一个攸关生命出路的大探问。以阻止死亡为圭臬的医疗体系,往往一味鲁莽「抢救」生命,但这却可能戕害灵魂;灵魂困境未得抒解,病人也就可能再次寻死。希尔曼认为,心理分析师是最有潜力陪同个案寻找灵魂出路的人。他主张心理分析师的主要任务是帮助灵魂,而非抢救生命,「我们不为别人的生死负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死,但我们对于自己的参与要负责。」

自杀是疯狂,还是一种选择?



上一篇: 下一篇: